• <tr id='wur9qM'><strong id='wur9qM'></strong><small id='wur9qM'></small><button id='wur9qM'></button><li id='wur9qM'><noscript id='wur9qM'><big id='wur9qM'></big><dt id='wur9q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ur9qM'><option id='wur9qM'><table id='wur9qM'><blockquote id='wur9qM'><tbody id='wur9q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wur9qM'></u><kbd id='wur9qM'><kbd id='wur9qM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ur9qM'><strong id='wur9q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ur9q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ur9qM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ur9qM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ur9qM'><em id='wur9qM'></em><td id='wur9qM'><div id='wur9q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ur9qM'><big id='wur9qM'><big id='wur9qM'></big><legend id='wur9q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ur9qM'><div id='wur9qM'><ins id='wur9q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wur9qM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ur9qM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wur9qM'><q id='wur9qM'><noscript id='wur9qM'></noscript><dt id='wur9qM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ur9qM'><i id='wur9qM'></i>

                遠離︾一生机已然断绝元店哲學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7-06-28 00:23:39   |    東方韻▼美容院

                和大多數出生在八九十年代的少男少女們一樣,我曾經瘋狂地迷戀〓過一元店。

                那種一元店我們都熟,開在〖公交車站邊兒上,門口掛著喇叭,音量開賊大:最後一天!最後一天,清倉大甩賣!拿啥,挑啥,買啥!通通都一塊!其語調之澎湃激昂,對比癱門口打瞌睡的店主♀們身上那股蔫勁兒,所形成時代劇變感極濃,疊一rise濾鏡就能冒充賈樟柯電影。那】時的我尚且不知賈樟柯哪位,但對便宜貨的喜愛♂已經萌芽。為了一塊錢的撲克、襪子、過期《知音》,溜溜球和頭繩,我▲砸進去不知多少零嘴錢。直到後來兩元店、五元店陸續ぷ出現,我的這種瘋狂才漸漸消退,同桌的嘲笑也終於使我明白abibasadidas襪子的不同。2002年是個令『人傷心的年份,就是在那一年,我和一元◆店徹底說了拜拜,從↑此過上了為一雙正品棉襪努力攢錢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2016年,有人給我的這種行為起了個名,叫“消費升級”說的是√人有錢了,敢考慮劃算之外的東西了,就再也瞧不上便宜貨了。這笑着点了点头幾年北京一元店越來越少,我估計和消費升級也應該有點關系,不過同樣也是這幾年,“一元店哲學”卻越來越紅了∞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元店哲學(Dime Store Philosopy)是個舶來概念,專指那性命却是更加重要種又大又空、啥事兒都敢往裏套的人生道理。在美國吃中餐▆,飯後Fortune Cookie裏的字條绿袍小孩脸上顿时lù出了欣喜之sè大都是這型,什麽“快樂與否和金錢無關”啦,什麽“追■求夢想的人最偉大”啦,典型的一元店哲學:乍一聽都很有道理,但只要動腦子一想,就知道壓根不是那麽回事。比如我們都知道快樂和金錢還是挺有關的,中央空調就是比吊扇更讓人快樂〗一些。而追求夢↙想也不一定偉大。我初中班上有個男同學,他的夢想是像韋小寶一樣娶七個老婆。你經常能看見他站在班門口,賊眉鼠眼,猛不丁就伸手照女同學腰裏那麽一戳,同時大喊“你是我□ 老婆”——那場景跟偉大沾不上邊兒,充其量是猥瑣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元店哲學在國外漸△漸臭大街了,但在中國,經過一番本土化和諂媚化,它們又成功大放異彩。快樂和金錢無關論變成“ 口紅我自这帮它们也算是应该己買,你給我愛情就好”,追夢◎偉大變成“你窮你活該☆㊣ ”,飄蕩在朋友圈裏,源源不斷散發惡臭。不管』是雞湯,反雞湯,還是情感因为前十問答,許多需要花很多時間去分析思考的問題,全部¤被粗暴地簡單化、標簽化、煽情化。寫的人不把人當人,學著做的人不把自己當人,就這麽生搬硬套把自己這輩子※給交代了。你看不起爸媽在朋友圈分享“震驚!老中醫死前立下家規”,可在這∞件事上,你和他們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。

                為糊口我也出賣過自己的靈魂,寫過一元店哲々學。比如我140斤的時候寫過一篇《我胖我驕傲》,講我如何不為自己的體重羞恥,我很開心很舒適,讓我們愛自己多一點雲雲,全文煽情程度堪比毓婷█廣告。可事實是我並不像自己寫的那樣“感到開心舒適”,我不舒適,140斤的我Ψ 愛出汗,愛累,還跑幾分鐘就喘,BMI眼瞅著就要跌出健康範圍。現在我118,能跑能天敌跳能上房揭瓦,猜我Ψ是女排隊員的人少了,猜我是模特的人多了,生理負擔≡減輕同時,我的虛榮心也得到了極大滿足。再看那篇文章時我心想,他媽的,這一元店哲學↓害人也太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還發誓以後能不寫陡然睁开了眼睛一元店哲學就別寫了,因為對於看透這背後門道的人來,寫它←和讀它都實在痛苦。不過好在我們都不是最痛▓苦的,最痛苦的是那些真正按照一元店哲學去生活的人,他們的下場往往淒慘。前幾天我看一挺可樂的視頻,主角就是因為沈迷廉價雞湯,最後淪落到去打賞金拳賽被揍得媽都不認識。

                扯遠了,最近北京規範市容,許多№犄角旮旯的小店都被拆了,據說很快就會拆到我ζ 家這邊。上周我去吃烤串,聽見客人問老板話:“等拆到你了怎麽【辦?跟他們幹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能咋辦?”老板是個東北大何林漢,小背心卷到☆咯吱窩底下,一身肥肉亂淌,“看著辦,聽見蝲蝲蛄叫喚,總不能就不種糧◇食了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在場一東北朋友誇老板有大智慧。據他翻譯,那句話意思是“有喧ζ嘩和騷動難道就不過日子了嗎?我再想辦法”。一元店哲學泛濫的年代,一個串店老板︽能如此冷靜且清醒,不賣慘不沖動不煽情,足以說明三個道理:一,只要串〖烤的好,小背心卷到力量咯吱窩底下也可以被原諒;二,國產深夜食★堂是真的垃圾;三,我ω 們中國的中餐館賣中餐,不賣一元店哲學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相信即便店被拆了,老板也能想出辦法把日子過得不錯。而大多數人要想過得不錯,就該少信點兒那種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話,多用用自個兒』的腦子。說大白話,一元店哲學相當於地攤貨,自己動腦∮相當於高級定制,而是個人都知道高級定制比快消強▅。

                當然了,地攤能開得哪兒哪兒都是,高級定制的門面倒是挺難找的。不過只要有心也能找得到,界面新聞就是一個。

                現在的新聞app雞湯多,震驚多,一元店哲學一个宏亮多≡,但界面新聞上這些【雜音很少,更多的還是有想法、有獨特趣味的內容推出過《我是範雨①素》的正午故事,就屬於界面新哪个部落没有自己聞旗下。剛才那個視」頻其實就是界面新聞拍的,致敬了DirecTV的廣告片。這個系列他們拍了三個,共花費772塊,最近你去電影院的話◥,也能在大銀幕→上看到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果界面新聞的朋友也信一元店哲學這片子估計成不了,因為一元店哲♀學會說“不問成敗,只看努力”,或者“窮逼就別拍tvc了”。對待一元店⊙哲學,界面新聞▆的態度跟我一樣。別浮躁,別輕信,別動不動就熱淚盈眶做個獨立思考的人,你就比絕※大多數人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戳閱讀原文下載界面新聞app↓